????第1093章 药丸

????“咳咳!”庄云骁咳嗽着醒来,感觉身体虚得一批,但他没有任何记忆点,就知道,他的病又发作了。

????靠!

????庄云骁心底咒骂一声。

????“骁哥,你醒了!”易蘅紧张走过去,在他面前蹲下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????“他干什么去了,咋这么累!你怎么没看紧他!”庄云骁觉得这副身体根本不是他的,累得就跟搬了几车砖一样。

????而且这种虚弱……

????庄云骁一把揪住易蘅的衣领子,将他扯向前,冷声:“他妈的不会去玩女人了吧?”

????这该死的色胚,又不是没试过。

????虽然他对对方是谁毫无记忆,但是,身体的感觉不会骗他,醒来之后,庄云骁一下子明白,他是破身了。

????那色胚竟然拿他的身体去玩女人!

????“没没没!”易蘅连忙否认,他骁哥最烦就是女人,最看不起也是女人,要是知道让她们碰了,一定会暴跳如雷。

????而且几年前已经错过一次,他哪还敢不看紧云深。

????只是,即使能看紧云深不跟女人翻云覆雨,却管不住他……

????“自他出来后,除了头天晚上要去找凯里报仇,其余时间都在蹦迪,我拉不走他。”易蘅无奈。

????每次要拉他走,云深就会恶劣的说他要是敢拉,他就立刻跑去睡女人。

????易蘅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????不过去蹦迪了,即使没有直接开房,但是肢体触碰还是有的……

????易蘅不敢说。

????“找凯里报仇?”庄云骁被气笑,他妈的,敢情他现在还活着,真是老天爷庇佑!

????“是,他出来之后病发了一次,太难受了,所以心中生恨。幸好庄臣及时出现,不然我们都得死。”易蘅如实说。

????“庄臣?”庄云骁郁闷,怎么又关他事,抬手锤锤脑袋,这种一无所知就像失忆般的感觉,真的太糟糕了。

????易蘅望着庄云骁,声音轻轻:“得知他去找凯里的时候,我给司雪梨打了电话,想让她阻止。其实司雪梨成功了,他真的要上车走的,然后凯里就出来了。”

????“你意思是,他肯听司雪梨的话?”庄云骁呵笑一声。

????看来他是彻底败给那个女人,不管是他,还是另一个人,只要是这副身躯,都对她言听计从。

????“嗯。”易蘅点头,接着站起:“骁哥,我去给你拿条毛巾……”

????突然,别在腰间的对讲器响起公孙七的声音:“易蘅,骁哥醒了是吧,费鸿信又来找骁哥了,让进吗?”

????费鸿信。

????庄云骁听到这名字,冷冷盯着易蘅腰间的对讲器。

????易蘅拿起对讲器,道:“等一下。”接着看向庄云骁:“骁哥,费鸿信来过一次,不过公孙七打发了,说你出去没回来。现在见吗。”

????他们现在不是在小区里面,而是躲在了郊区的秘密基地底下。

????这秘密基地上面是一幢废弃大楼,从地面看,根本不像住人的地方,而要进来的话,也要经过层层机关。

????没想到费鸿信这样也能找来,还知道他们的入口在哪,会通过门口的摄像头和他们沟通。

????看来凯里对他们的一切真是了如指掌。

????当然,易蘅也并不觉得住在小区里面会安全,毕竟凯里如果想动手的话,不管是繁华闹市还是了无人烟的荒野,在她看来,都是一个样。

????她眼里只有敌人,不会有无辜者。

????搬来这里,纯粹是骁哥的意思,万一开战,也不会滥杀无辜。

????“让他进。”庄云骁站起,抬手揪了一把头发,闻着残留的女人香水味,他嫌弃,转身进入洗手间。

????易蘅朝公孙七吩咐:“让他进来。”

????庄云骁突然想到什么,都已经步入洗手间了,身体向后倾,露出脑袋:“司雪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中毒的事?”

????“是的。”易蘅道。

????庄云骁眉头皱起:“那她知道……”

????“知道,”易蘅抢话:“他全部都说了,知道你是为了她,故意以身试毒。”

????“那……”

????“骁哥,她没有找你。”易蘅打断庄云骁心底残存的希望:“她和庄臣和好了,两人今早还去领了结婚证,她现在幸福都来不及。”

????对比下来,骁哥的付出真不值得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靠!

????他要问的又不是这个。

????她是他妹,从接受这个设定那一刻,庄云骁就已经不抱希望了。

????他所做的这一切,除了她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,也是赎罪。

????他竟然亲手伤害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????费鸿信顺利进入大厅。

????眼前的环境让他频频打量。

????到处都是水泥色,灰暗灰暗,没有一丝温度。

????因为是地下室的缘故,没有一扇窗户,只开了几盏白织灯,不过由于大厅面积大,所以并不是很光亮。

????大厅除了中央放置一套沙发桌子,墙壁上有投影仪外,再也没有其他家具。

????他的儿子,竟然住在这种地方?

????“看什么看,给我老实站着!”公孙七一直举着枪站在费鸿信身后,他老婆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谁知道费鸿信这次来有什么目的。

????谨慎点总是对的。

????“云骁呢?”费鸿信问。

????“骁哥洗澡了。”易蘅从房间里走出来,看着费鸿信:“你来了两次,到底有什么事。

????费鸿信道:“我只和云骁说。”

????“那你等吧。”易蘅说完,走向一旁,打开电脑办事。

????十五分钟后,庄云骁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。

????庄云骁目不斜视,他径直走到沙发处,将自已扔进去,拿起桌上的雪茄,用牙叼着,打火机在手中把玩,终于开口:“什么事。”

????“云骁,我有东西给你,但只能单独给,你让他们出去。”费鸿信道。

????公孙七听了,呵斥:“你别耍花样!”

????说着,枪口用力压了压费鸿信的脑袋。

????费鸿信站着,毫不惧怕,神色坚定。

????庄云骁见状,挥了挥手。

????公孙七和易蘅只能退下。

????易蘅退出之前,叮嘱:“骁哥,小心点。”

????诺大的大厅只有庄云骁和费鸿信两人。

????“你现在可以说了。”庄云骁双臂撑开搭在沙发椅背上,坐姿狂妄。

????“我不清楚他们知道多少,你身居高位行事一定要谨慎,所以把他们支开。”费鸿信说着,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盒,里面装着一粒药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