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私作苹果报 > 公主喜嫁 >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三章 兄弟
????“好些了,能起身了。”陆轶提起田霖来也是松了口气:“前阵子我都替他担心,睡在那儿喊他都不知道应声,我还以为他挺不过来了呢。”

????“怎么病的这么重?”

????“嗯,”陆轶喝了口茶,慢悠悠的说:“太医说,他这病也有一半是心病。之前几年里头屡遭变故,家破人亡的,他一个人硬撑下来,外面看着还行,其实这心力、身子骨都煎熬得厉害。”

????这倒是,刘琰也听过这么一种说法,说平常不生病的人,一旦真病起来,那病势很可能会来势汹汹,比一般人凶险得多。

私作苹果报 ????“不过他这么一病,他家那一对侄女侄儿倒是懂事多了。这俩孩子以前养得太娇惯,等田家一倒,他们又把满腔愤恨全集中在田霖一个人身上,好象没有田霖,田家就不会出事,他们的父母也不会死,他们依旧是侯府子孙,过着人上人的生活。现在他们总算明白了,他们现在还能衣食无忧,都是因为田霖照料抚养他们,如果没了田霖,他俩就走投无路了。我听说他们现在不但守在田霖榻前,还会端汤尝药了。”

????刘琰忍不住笑了:“现在小孩子也这么势利了?”

????“家道中落,他们确实也该学聪明些了。”

????“可是小小的孩子就这么有心计,会耍心眼了,也不是件好事。”刘琰说:“他们对田霖并非真心感激和亲近,只是为了保全自身。怕是将来有了机会,他们还会反咬田霖一口。”

????“那是将来的事儿了。”陆轶坐在刘琰的身边,满心都是她,才没那个闲心去担心田霖的家务事。

????两个人坐在一起说了好些话,烤了一大盘年糕,茶水也续了两次,外头日头都偏西了,刘琰这才察觉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久。

????她和陆轶竟然什么也没干,就坐在这里说话,硬是说了将近两个时辰?

????他们都说什么了?

????一开始的话题刘琰还记得,他们说起了陆轶的家事,这好歹是件正经事。后来呢?

????后来他们都说什么了?

????好象说了钓鱼。

????对,是钓鱼。

????然后就从钓鱼说到吃鱼,烤鱼、煮鱼、鱼丸,鱼片,鱼汤……说得刘琰都馋了,晚膳琢磨着就让人给上一桌鲜鱼菜。

????但后来他们又从吃鱼说到了新书。

????这话题究竟是怎么扯过去的,刘琰都不太记得了。总之她很久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了,口干舌燥的,嗓子都快哑了。

????唔……以前她总是担心和陆轶会坐在一起相对无言,面面相觑,现在看来是不会了。

????她和陆轶还挺有话说的。

????回宫以后刘琰就让人去打听陆家的事,还有那个王氏。

????豆羹早有准备。

????他早就打听了不少陆家的事儿了,就觉得早晚会用上。

????他没猜错,这会儿可不就用上了。

????豆羹的消息来源比较驳杂。

????陆将军府的事情也不难打听。

????陆轶上头有一个兄长,但是以前有人管他叫陆四——这个不难猜到,他上头还有兄长和姐姐,只不过都不是同母所出,而且他们也都早早的不在了。兄长是根本没能养大就夭折了,姐姐倒是一直长大到了出嫁的年纪,但嫁人之后不久也就病逝了。现在将军府中除了陆将军的几个妾室,就只有王氏和两个孩子。

????王氏出身平平,家中父母也早就去世,兄长现在不过做个四品官儿,还不是什么要职,这还是因为和陆家结亲得到了提携,不然还过不上现在这样的日子。

????桂圆问:“王氏为人如何?”

????以前桂圆没怎么关心过这个人,但以后就不一样了,毕竟名份上她是陆参判的嫂子嘛,和公主是妯娌。

????“是个挺厉害的人。”豆羹说:“那么大一座将军府,她管的挺严实的。跟外头的交际应酬,也没听说出过什么错儿。”

????银杏也插了一句话:“奴婢还听说过一件事儿呢,说陆将军有好些亲兵,有了年纪不能再当差了,还有过去受了伤落了残疾的,陆家都养着他们,平时都是王氏照管着。”

????看来不光豆羹早有准备,安和宫其他人也都对陆参判要做驸马的的事情心中有数,早早就打听陆家的消息。

????听起来,王氏夫妻两个挺会经营名声的,王氏在外面名声居然还不错,大多数人提起她来都要夸一句,说她能干,会持家。

????如果刘琰不是亲耳从陆轶那儿听到内情,也不会想到陆家这父子、兄弟之间关系这么错综复杂。

????其他人不知道陆轶那个兄长根本不是他的一母同胞,自然也不会想到兄弟间情分如此淡薄,甚至早就到了反目成仇的地步,所以当然也不会想到王氏背地里做了多少小动作,一心想败坏陆轶的名声,操纵他的亲事,坏他的前程。

????这其中的内情豆羹虽然不知道,但豆羹可不傻。他凭借一些蛛丝马迹,早就猜到陆家兄弟之间关系不睦。

????这很容易就能猜出来。陆轶都不住在府里,不与父亲兄长有什么来往,他回京后崭露头角是因为四皇子提携,能顺利授官得职那是皇上看重,跟陆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????不说陆家父子间有什么心结,这兄长对弟弟一直不闻不问的,从来没有一点儿关照好处,这象是手足情深的样子?

????豆羹觉得这错儿肯定不在陆参判身上,一准儿是他那对哥哥嫂子面憨心刁,暗里使坏,排挤欺负他。

????虽然说豆羹没什么凭据吧,可谁的心不是偏的?陆参判可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驸马爷了,豆羹当然要偏着他了,胳膊肘肯定不会往外拐。

????公主今天既然这样问,说明豆羹没猜错,陆家兄弟就是不和。

????那豆羹可不能马虎,以后打探消息,防备陆家那边儿的人使坏,可够他忙的。

????刘琰晚上果然吃了一桌鲜鱼做的菜。

????这个时节鲜活的鱼可不易得,也就是东苑这边供给得上。一般人家要么吃冻过的鱼,要么吃干鱼咸鱼。